互联网一季报:百度吃苦 腾讯提速 阿里炫富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0

  互联网一季报:百度吃苦,腾讯提速,阿里炫富

  来源:吴晓波频道

  5月份,已经上市的几家互联网大厂各自都发布了它们的2019年一季度财报。这不,小巴就马不停蹄地跑过来查成绩了。

  其中,小巴最关心的自然是BAT的表现,粗粗一看,百度最尴尬,出现了上市14年来首次季度亏损,而腾讯多云转晴,业绩提速不少,最稳的则是阿里。

  一起查成绩的当然还有来自全球的投资者,他们纷纷拿钱投票,以至于这几日各大公司的股价出现大幅波动,若按5月30日收盘价计算,在市值上,腾讯和阿里以绝对优势领跑,而百度则被美团超越,一下子掉到了第四名。

  

  *市值以5月30日收盘后数据为基础计算,参考汇率为1港元=0.8786元人民币,1美元=6.7元人民币

  遥想2011年3月24日,百度以460亿美元市值超过了445亿美元的腾讯,成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,时至今日,竟然只剩下AT的十分之一,怎一个惨字了得。

  接下来,小巴将从互联网行业常见的广告、电商、游戏这三种盈利模式出发,为大家分析下这三家公司在今年一季度报里发生的变化。

  百度:告别的阵痛

  先说说百度。

  一季度,百度总收入为241亿元,同比增长15%。但在净利润方面,去年一季度,百度还有66.94亿元的净利润,但今年已经变成亏损3.27亿。

  亏损主要得怪广告业务不争气。

  百度从PC搜索起家,虽然近年来捧它上头条的总是云计算、自动驾驶、AI业务,但从公司初创到现在,真正帮助公司实现盈利的业务,还是广告。

  而且,即便近年来爱奇艺坐上了百度营收结构的第二把交椅,但在爱奇艺的收入构成中,除了60%的会员收入,剩下的近40%也是广告收入。

  

  今年一季度,爱奇艺和其他业务收入增速高达73%,而核心的广告收入同比增长只有可怜的3.2%。

  广告业务不济,先得“怨社会”。

  广告业是宏观经济的晴雨表之一。从广告的诞生来看,一家公司先是生产产品,随后为了扩大销售,才有了额外的广告支出。因此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每家企业其实都是“饱暖思广告”。而一旦业绩出现问题,最先被节省的预算也是广告。

  据央视市场研究(CTR)统计,受宏观经济影响,2019年Q1中国广告市场增速为-11.2%,其中互联网广告市场为-5.6%。

  另一方面,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平台成为互联网服务的主要入口,也抢了不少百度广告的生意。

  毕竟广告业的真理是,用户在哪里,广告主的预算就投向哪里。

  数据显示,就在整体广告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,2018年,今日头条和抖音的广告收入加在一起达到了近500亿元,接近百度的一半。

  而百度为了改变内外交困的被动挨打局面,也加大了对移动端的投入。为了吸引用户,在今年的央视春晚上,百度豪掷10亿元红包,但是跟竞争对手之间的差距依然明显。

  

  这或许意味着,钱还得再“烧”一阵子,所以支出端……暂时没法让百度阴转多云了。

  有网上评论说,从近期百度的动作来看,它终于告别了一个早已被告别的时代,在移动互联网发展到第八年的时候,这位互联网老人算是重新出道,能否杀出一条新路,很难有定论,但百度这次“拖延”,代价实在是不小。

  腾讯:游戏这边缓了口气

  说完百度,我们聊腾讯。

  一季度,腾讯实现营收855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16%;收获净利润为272亿元,同比增长17%,主要由游戏、广告、以及投资收益贡献。

  其实腾讯的生意模式说来也简单,主要是将微信、QQ沉淀下来的十亿级用户流量分为两端变现。

  在用户端,通过游戏、视频、音乐等数字娱乐内容变现;在商户端,通过广告、支付等模式变现。

  此外,就是每年从投资的上百家公司中收取股权增值收益了。

  在2018年下半年进行组织架构调整后,腾讯重新梳理了旗下不同的业务模块,将其分为三类:游戏、视频、音乐等互联网增值服务;广告(分为腾讯新闻与腾讯视频等“媒体广告”和微信上的“社交及其他广告”);金融与企业服务等。

  

  具体比例如下:

  

  从财报表现看,腾讯一季度金融及企业服务增速较快,同比增长了44%;增值服务同比略微增长4%;广告业务同比增长25%,但受宏观环境影响出现下跌,环比下跌了21%。

  在各项业务中,增值服务的毛利率最高,为57.6%,其中,游戏业务是现金奶牛,视频与音乐业务对利润贡献很小;其次是广告业务,毛利率41.9%;金融与企业服务的毛利率为28.5%。

  所以要分析腾讯这次一季度表现,看明白游戏和广告就差不多了。

  自2018年3月游戏版号暂停发放以来,腾讯的游戏业务营收经历了两个季度的下滑,12月游戏版号重启审核后,随着新游戏的不断推出,游戏业务终于能重新复工,推动腾讯业绩提升。

  

  就拿刚取代《刺激战场》上线的《和平精英》来说,5月8日上线后,据SensorTower统计,该游戏72小时内iOS版充值金额就超过1400万美元。以此估算的结果是,《和平精英》月流水有望达到7.1亿~8.8亿元,以平均值8亿计算,一年可带来86亿收入。

  而接下来也正是游戏业的旺季。

  再来说说腾讯的广告业务。

  有趣的是:广告收入虽然环比减少了,但腾讯自己也是个大广告主,因为游戏版号重启审核的时间还很短,腾讯没能推出足够多的新游戏,这位金主爸爸缩减了游戏的营销推广费用。一季度,腾讯砍掉了42亿销售费用,反而因此增厚了不少利润。

  不过,腾讯对广告变现一直以来都是互联网公司中最克制的。

  同为社交巨头,Facebook的营收几乎全来自广告业务。Facebook从每个用户身上获取的广告收入为6.42美元,而腾讯从每个用户身上获取的广告收入仅为1.79美元。

  打个不太形象的比喻,如果把广告业务当作一棵苹果树,腾讯现在只是捡了掉在地上的苹果,如果伸伸手、踮踮脚,去采摘树上的苹果,搞不好还能再造个腾讯。

  阿里巴巴:怎么看都很好

  最后要说的则是大家都喜闻乐见的买买买公司,阿里巴巴。

  但单说阿里巴巴有点无趣,小巴特意配了男二号和男三号——刚披露了一季报的拼多多和京东。

  阿里和拼多多的模式是平台抽成,而京东主要是卖自营产品,因此直接比较三者的营业收入,有点不合适。

  好在还有个衡量电商规模的常见指标——GMV(Gross Merchandise Volume,指的是用户在网站上拍下的订单金额,包括成交的和未成交的)。

  最新财报数据显示,阿里巴巴GMV为5.727万亿元,同比增长19%。而截至2019年3月,拼多多最近12个月的滚动GMV为5574亿元,是阿里的十分之一,但同比增长却高达181%。

  京东在2019年第一季度宣布不再公布GMV,可供参考的2018年GMV为16768亿元,是阿里巴巴的三分之一。不过,网上曾有媒体曝光一则来自京东内部会议的录音,录音内容显示,京东近期的GMV增速已下滑到20%。

  

  比完GMV,再比比用户增长速度。

  淘宝、天猫的年活跃消费者为5.52亿,作为对比,拼多多的年活跃买家从2.95亿增长到了4.43亿,同比增长50%。京东的表现是最差的,过去12个月的活跃用户数为3.105亿,同比仅增长2.88%。

  

  值得一提的是,阿里巴巴一季度月活跃用户达到7.21亿,比去年同期和上一季度分别上涨1.04亿,2200万(同比增长19.9%,环比增长3.1%)。其中超1亿的新增消费者中,77%来自三四线等下沉市场,体量更大的阿里巴巴反而替代拼多多,讲起了五环外的故事。

  有了总交易规模和用户数后,就能得到另一个检测指标——用户年度平均消费额。

  2018财年(阿里的财年从2018年一季度算起到2019年一季度),全国人民在天猫、淘宝上消费了10375元,是拼多多用户年度平均消费额的9倍多,也是京东用户的1.9倍。

  

  当看过以上的对比数据后,小巴再次体验到了阿里在电商领域的强大。

  拼多多目前的问题是用户单纯购买产生的消费金额太低,需要向高质高价产品扩张。

  京东的问题在于依然以电子数码产品为主,服装、快消等高毛利率品类的扩张一直受到阿里巴巴压制,而物流方面的巨额支出并没有起到胜负手的效果,反而是连续20年吞噬利润的黑洞。以合适的价格提供合适的服务,在商业上才是可持续的。

  换言之,拼多多有用户,但人均消费低,且仍在亏损;京东现有用户消费能力强,但新用户增长乏力,且游走在盈亏边缘。

  只有阿里巴巴,什么指标拿出来比较,都很好。

  OK,本次读财报到此为止,那么不妨问问大家,未来一年,您更看好哪家公司的发展呢?

  免责声明: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。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新浪立场。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,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。投资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。